法医学解剖于下午四点结束了。

北坂满平对助手道谢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他慢慢地喝着女事务员沏好的茶水。

他默默地望着窗外。

庭院里种了两三棵高大的常绿树。从云间射出的阳光照在大地上,但气温还是很低。

今年是个暖冬,但冬季特有的冷气压从昨天开始生成。

在昨天的夜路上不是感到了寒冷了吗?

有心脏病的伊能,从温暖的小家里走出来,遇到这么冷的天气,一定会缩一缩身子,加快脚步的,甚至不免要一溜儿小跑的。

北坂的视线又收回到室内,从挂在衣架上的西服上衣口袋里取出笔记本来。

上面记着他在世田谷警察署听来的村井循环内科医院的电话号码,伊能当年第一次心脏病发作时曾在那里接受过检查和治疗。

他拨通了电话,说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说要找院长讲话。

“我是村井。”一个不太老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过来。

“我是监察医院的北坂。”

“啊,我从世田谷警察署那儿听到了先生的事情。我想您会打来电话的。”

“实在抱歉,打搅您了……我不客气了。伊能耕一先生五年来第一次心肌梗塞发作时是在您那里处理的吧?”

“噢,是的。他可是真走运啊。后来他还常常来我这里检查、治疗,也做过好几次心电图……”

“最近呢?”

他从富士子那里听到了她的证词,但他还要问一下伊能的治疗大夫。

“最近这三年里一直不稳定,不太好,有潜在的心功不全,也就是说极有可能发生心绞痛或心肌梗塞。由于心功差,所以他常常一运动就喘不过气来、心悸。他比较胖,颜面和四肢多少还有些浮肿。”

“他吃药了吗?”北坂又问道。

富士子对她丈夫的病情什么也没有说,只说“我丈夫为了慎重才吃了些药”。

“是的,一天一次,一次0.25毫克的地高辛。”

“是洋地黄类的药哇!”

“是的。因此过量服用会导致体内蓄积,也容易诱发心脏病的发作。”

“伊能先生不会过量服用吧?”

“这个嘛……以前他出过一次事儿。那次他来看病,说药吃完了,我说怎么这么快?他说不是一天三片吗?他是当成降压药了。以后他就十分小心了……怎么,有什么过量的线索吗?”

“噢,我是从他夫人那里听说伊能先生在服用治疗心脏病的药,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做了一下血液检查,结果血中的洋地黄水平高一些。”

“多高?”

“一毫升血液中含3.5毫微克。”

“摁,是高了!”村井惊讶地不禁提高了声音,“如果正确服用,血液中最多也就2毫微克。”

“这个量已经饱和了吗?”

“那当然。几乎到了马上可以引起心功不全的地步!”

“这么说非常危险了?也许与他突然死亡有关吧……”

“是啊,有可能,不过,他干嘛服这么多?”

“可是,伊能先生会不会成瘾?——如果血中的洋地黄量增加了的话。”

“不会的,洋地黄不会导致成瘾。而且如果过量,开始会出现恶心、呕吐、心律不齐,严重时会有类似心肌梗塞的休克症状,进而血压下降,意识不清,有的人在出现这些症状后三至五分钟便会死亡。”

“三至五分钟,是吗?”

“就算是洋地黄不过于饱和,只是多了一些,但万一加上过量饮酒,烟里的尼古丁,服用咖啡因,再过量运动,马上就会引起心脏病的发作,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呢!”

“原来这样。”

“可是……我记得我提醒过他几次呢!”村井唠唠叨叨地又补充了一句,“我对他夫人也讲过好几次,这种药能治病也能要命,她也说她记住了……”

给村井打完电话,北坂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就响了起来。他拿起听筒一听,总机说是世田谷警察署打来的。

“啊,我是杉原。今天早上实在是让您……”

听筒里传来了杉原那爽朗的声音。

“解剖都做完了吧?”

本来约好了,一侯解剖完毕北坂就给杉原打电话,看来杉原等不及了。

“啊,刚刚结束。”

“那结果怎么样?是心脏病发作还是死于车祸?死因清楚了吗?”

“啊,这个……”

北坂稍稍缓了一下。

“从解剖上来讲,有可能查明死因,也有可能查不出病因,很遗憾,这次是后者。”

“可是……死于心肌梗塞或车祸,这总会有不同的机体表现吧?”

“是的,但一般说来,这种机体的表现是指人体在受到损伤后在一定时间内心脏跳动时出现的,也就是说虽然机体受到了创伤,全身的血液还流动。但昨天晚上伊能先生是被汽车直接轧在了头上,他在瞬间死亡,那种机体的表现没有能够出现。”

“那心脏有什么表现?”

“有心肌梗塞的症状。他的冠状动脉已经十分狭窄了,解剖中已经看出痒了。因此心肌梗塞肯定是发作过,但是仅仅是狭窄是可以引起心肌梗塞,而狭窄到什么程度一定会发生还不能绝对。肯定有人狭窄到百分之九十也不发病,而有的人狭窄到百分之六十就有可能发病,还有的人在平静时也可以发病,不一定非要有剧烈运动成为其诱因。因此单凭动脉有无狭窄不可作为心肌梗塞发作的惟一诱因。”

然后,北坂又将村井医师说的伊能血液中洋地黄成份增高一事对杉原讲了。

“也就是说,这次……”

“伊能的病情足以使他常常处于可能发病的状态。但又凭这一点也不好判断。也就是说,他被车轧着时,是活是死着,或是已经倒在了地上还是正在走着都无法判明……”

“嘿……我们也在全力寻找目击者,不过,那一带一到了夜里几乎没有一个人影,昨天夜里又出奇的冷。”

“啊,对了,他的血液里还查出了少量的酒精成份。因为不到醉酒的程度,所以会不会是喝了一些啤酒?”

“是吗?可伊能富士子说她丈夫一点儿没有醉的样子。酒精对心脏不好吧?”

“当然,还有烟。不是说事故当时伊能先生去买烟吗?”

“对。自动售货机就在马路的对面。”

“烟是诱发心脏病发作的最大诱因。大夫是会劝阻他的。”

“富士子也说她不让丈夫吸烟……可真是这样吗?”

“啊?”

“不,先生,实际上今天下午我们又得到了一点线索。”

杉原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们去到伊能经营的学校了解了一下情况,我们认为有必要从第三者那里了解一下他身体最近的健康情况。”

“对。”

“我们向两名老师和一名女事务员了解了一下,他们都知道伊能经常吃药,但不记得他有过痛苦的样子。他具体的身体情况也不太清楚。但他们也反映,伊能夫妇之间关系并不太好。”

“是吗……”

“伊能这个人仪表堂堂,但在钱上却特别吝啬,小气得很。那名女事务员是富士子学校的同学,常常听富士子向她诉苦。伊能经常偷偷调查富士子买的东西,而且特别讨厌她和其他男人交往,有时还因此大出打手,以致富士子几次想到和伊能离婚。但由于她没有生活来源,又不想让丈夫要走孩子,所以一直下不了决心……”

“不过,富士子和男人的交往真的使伊能嫉妒吗?她有没有情人?”

北坂一下子想起来富士子那十分俊俏的面容和吸引男人的气质来。

“是呀!其中一个老师证明,他曾见过富士子和一个年轻的男人在涩谷一块儿散步的事情。好像是去年年底的事。”

“噢?”

“他看到的是富士子的侧脸,但那个男人是背影,没有看清楚。但两个人的样子不像是一般人的关系,比较亲密。我们要彻底了解一下富士子的周围关系。”

“是啊。”

“刚才听您的话说,伊能有洋地黄超量的迹象,这样一来,也许不是他本人有意超量的吧!”

夏树静子作品《致命的三分钟》免费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