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那英国人在广东做生意的,大家公议设了一个公司局,那公司局的头儿就叫做大班。广东向来有一个海关,关上这许多当差的都是狠命要钱。外国商家贩货进口,都要抽他规费,甚至有十倍二十倍的,因此外国商家都想控告。起初控在抚台衙门,那抚台不肯着紧,因循了事。到嘉庆二十一年,英国国王又派了两个钦差,一个到广东,名叫加拉威礼,到了广东,谒见制台。

向来中国的规矩,都是叩头行礼的,加拉威礼不肯,那时制台姓董,就也并不苛求,依他外国除帽的规矩行礼了事。还有一个钦差,名叫罗尔美,跟着一个副钦差名叫马礼逊,到了天津,只说入贡,就想在皇上面前控告广东关上要钱的情形。

那时皇上派一位大臣官名叫和世泰,是满洲人,官做户部尚书,和尚书得旨,就到天津,奉了恩命,赏那英国钦差酒席一台。向来官场规矩,皇帝赏席,须要一跪三叩谢恩,那钦差不肯跪下,这天就礼也不成。歇了一天,正要进京,和尚书预先吩咐英钦差,见了皇上,照中国的规矩,必须跪下。英钦差不肯答应。那时圣驾住在圆明园。这回和尚书因英钦差如此无礼,心内想难他一难,立刻催他起程,一日一夜到了圆明园,因此英钦差的衣服行李都落在后面。英钦差没有行礼,慌慌张张,就推辞患病了。

这一天皇上御殿传呼,和尚书便奏道:“使臣患玻”更召副使,副使又不到来。天威赫怒,立刻就命还他的贡礼,派理藩院把使臣押到通州。这回事情决裂,一则英钦差不守规矩,二则和尚书也有些不是。后来天子探得这番情形,就把和尚书降了官职,一面酌量收他几种贡礼,一面着广东制台用好话安慰英钦差了事。这回英钦差没有觐见,因此关上要钱情形依旧无从控告,后来就弄出许多嫌隙来了。

到道光七八年间,广东城外大火,烧去房屋不下千余间,沿城一片都是荒场白地。那时外国商家的公司局,就趁此多占些空地,以便多造洋房,占下空地约有里许。后来本地百姓要找自己的地皮,预备重建房屋,却多被外国人占去了。因此百姓不服,在制台衙门控了一状。那制台是个姓李的,因因循循,也不留心理会。后来制台走了,又控在抚台衙门。抚台姓朱名叫桂桢,却极有威名,外国人都怕他的。那时朱抚台看了禀帖,立刻着南海县派了差役,拆去洋房,把所占的地皮全数给还百姓。一时百姓欢声动地,都称道好官难得。

你道外国人为何见了凶就怕的?原来地理上做起,自然人人都服。那怕事的官一味胡涂,专讲巴结,岂知越弄越坏?若使从道光年间直到如今,个个好像朱抚台一般办法,目下中国何至如此吃亏?可惜中国十八省,好像朱抚台一般的官,十个中也无一二个。目下外人要东就东,要西就西。闹教的事,多是这许多愚民听信谣言,或与教为仇,聚众闹事,烧毁教堂,总是弄得不可收拾。到后来不问情由,将为首的正法,赔款无数,电报一到,总理衙门立刻行文。若然外国人占了中国人地皮,就没处可告,告了也不准,准了也不赶紧查办,办了也不过劝洋人赔几百块洋钱。因此小民积恨,往往弄成大事,你道是否?

元和观我斋主人作品《罂粟花》免费阅读。

相关阅读

她与朗姆酒

乔其紗

卡拉马佐夫兄弟

陀思妥耶夫斯基

浮生物语

裟椤双树

幽灵界

酥油饼

沉默的巡游

东野圭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