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带来的便当,自己做的,不嫌弃的话就吃吧。”

“哪会嫌弃,我很饿呢。”

我抓起一个硕大的饭团,一鼓作气往嘴里塞进去半个。

“好吃吗?”

如同即将崩塌的河堤,流泪的冲动突如其来让人措手不及,我努力将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打发走,然后低下头尽量用缓和而正常的语气说: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嘻,小题大做。”明里笑道。

“才不是。”我说,并伸出手准备消灭第二个饭团。

明里看我吃津津有味,也拿起一个饭团吃了起来,等了这么久,她恐怕也饿了吧。

吃完明里带来的自制便当,两人的情绪似乎也稳定了下来。

我们走出候车室,静谧萦绕着四处,一边安静地呼吸,一边观察着雪花的下落速度。

“看,那就是我在信中提到的樱花树。”

“是吗?”

“嗯,我们去看看吧。”

我们踩着略微有些深的雪走着,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俩的谈笑声以及踩入雪中所发出“咕吱咕吱”的声响。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树下。

两人默契地不再说话,静静望着眼前庞大、挂着雪、光秃秃的樱花树。

明里转身朝向我,用看起来很柔嫩的手心接住了一片雪花,淡淡地笑着问我:

“贵树君,你不觉得……这很像樱花吗?”

我注视着明里清澈的眸子,说:

“是啊。”

我们相视着,仿佛已知的时间概念仅适用于我们的体内,在狭小而温暖的空间里独自运转着。

我们的嘴唇慢慢靠近,终于默不做声地吻在了一起。

那一瞬间,我隐约参悟了什么是心灵、永远抑或是灵魂的意义。

仿佛终于能够将自己十几年的人生,全部与明里分享。

而在这幸福飘然而过以后,接踵而来的又是无以复加的悲伤。

明里的这份温柔,明里的这份温暖,我该如何面对。

我深知我们无法永远厮守在一起,因为我们的面前耸立着巨大的人生,它阻隔着我们,对此我深感无力。

而这一切担忧都将慢慢逝去,最后仅留下明里那柔软双唇带来的触感。

“……”

明里忽然抱住了我。

我的双手在半空中颤抖了片刻,最终还是抱紧了明里那柔软温热的身躯。

我们在附近的小木屋里过了一夜,裹着厚重而温暖棉被靠在一起,透过有些污迹的玻璃窗凝视外面恬静的雪景,就着分别的这些日子慢慢长谈。

次日清晨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我们还是不小心睡着了,不免感到有些惋惜。

我走出小屋,深深地将一口岩舟的空气吸进肺中以作留念,我买好了回程的车票,站在即将关闭的车门边上,与明里惜别。

“我会写信给你的,也会打电话。”

当时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简单地好比我们当初“一起赏樱花”的约定。

我努力皱着眉头,抿着的嘴角有点扭曲,我不想在女生面前流泪,特别是在我最珍惜的那个女生面前。

我应该表现地更加坚强,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我应该设法让彼此摆脱这样的窘境。

不过在此之前,我觉得我应该再对车门外的泫然欲泣的明里说些什么。但是我终究只是凝视着她的眼睛。

“贵树君……在以后的道路上……一定会一帆风顺的!一定!”明里抽噎着鼓励我。

车门粗鲁地关上了,仅仅是隔着几厘米,我甚至听不清车外的明里正在说些什么。

我透过车窗向前挥着手;

我透过车窗向右边努力挥着手;

我透过车窗向车离去的地方拼命挥着手;

直到远处娇小的身躯在眼中消失,才发现我再歇斯底里地向她挥手,她也是看不见的。

事已至此,我终究没有将写给她的信遗失一事告诉明里。

因为我感觉,在那个吻之后,世界上的一切仿佛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我深深渴望拥有,能够守护她的力量。

怀着这唯一的想法,我一直静静眺望着车窗外的风景,伫立久久。

《樱花抄》终

新海诚作品《秒速五厘米》免费阅读。

相关阅读

我对你一见钟情

灰调子猫

只差一个谎言

东野圭吾

南城有雨

明开夜合

预知梦

东野圭吾

白鲸

赫尔曼·麦尔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