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鹿儿岛大学法医解剖室里见到的点心的确很奇怪。虽然被咬了一口,但还是能看出是电车的形状。点心放在解剖用的不锈钢台子上,旁边还有一个敞开口的塑料袋,里面装的好像是大久保的裤子。

点心的确很小。只有两三厘米长,加上被咬了的那一口,原来最多也就三四厘米。这样的大小的确可以藏在裤脚,咬掉的那部分,应该在大久保课长的胃里面。

不知道专业面包师怎么称呼这个电车形状的点心。连外皮部分凹凸的门和窗都做得很形象,小小的电车,很可爱。窗户部分并没有掏空,外面包着一层豆沙和牛皮糖。

长田教授迎面向留井和田川走来。

“刚才,我们准备将被害者的衣服移交细微物品鉴定组进行进一步检查,就轻轻折了一下,想装进塑料袋,结果这东西就从衣服里掉出来了。从成分上看,和大久保课长胃里的残留物一致。虽然我不是细微物品鉴定专业的,但亲眼看到这小半块点心就夹在衣服里面,还真是出乎意料啊。”长田教授解释道。

“有没有可能死者恰好是在咬了这一口点心之后,被对方击中的?”田川问。

“啊,有这个可能。被害人的胃几乎是空的,而死亡的推定时间是下午,因此被害人很可能午饭都没有吃。生活不太规律啊……”

“早饭呢?”

“早饭吃了,但吃得比较早。然后就是这个电车形状的点心了,一点儿都没消化,刚到胃里就马上被杀了。”

“也就是说,嚼了、咽到肚子里后马上就被子弹击中了……”

“是的,是这样的。”

留井想了想,说道:“射杀大久保课长的这件案子里,有个男人很可疑。是名黑帮成员,曾因为市政工程与大久保有过过节儿。”

“啊,是荒佐川水坝吧。”长田教授听罢,点了点头说道。

“实际上大久保课长对这个男人早有戒备,但因为事情过去太久,就大意了。”

“嗯……”

“可即使大意,也不该让这么危险的人进到自己家里啊……这点我们还不清楚……”

教授突然转移了话题,说道:“这个点心,很像电车啊。”

“嗯,确实很像。”留井应道,“鹿儿岛的什么地方有卖这种点心的?”

“这个……”教授摇着头表示不知道。

“那您知道‘地藏屋’这个地方吗?”留井进一步询问道。

“‘地藏屋’?不知道。”教授回答。

如果这是福士拜访大久保时拿去的点心,就很有可能是在“地藏屋”购买的。但前提是那两张消费凭证残片也是福士扔掉的……

“总之,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这个电车形状的点心是在什么地方买的。”

“嗯,那些事情就要由你们来调查了。”教授说道。留井点了点头。

留井想马上行动,鹿儿岛并不大,加上点心独一无二的形状,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制作并销售它的店铺。

此时,长田教授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以前听建筑课的森川教授说过……”

“什么?”留井和田川齐声问道。

“说市政府建设企画课的大久保喜欢电车。”

“喜欢电车?”留井和田川又一次齐声问道。

“是的,说大久保先生是个电车爱好者,小时候就喜欢电车模型,特别是市内电车。还听说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电车驾驶员,好像对很多人说过。我就听说过很多此类有关大久保先生的传言。”

“是吗……”留井说着,点了点头。

电车的疯狂爱好者,也喜欢电车形状的点心吗?

没过多久,去市政府调查的警员又给留井带回更多关于大久保喜欢电车的消息。从大久保那幢位于天文馆大街上的公寓的阳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路上跑的电车,休息时大久保还常乘坐鹿儿岛的市内有轨电车瞎转。碰上连休,就乘坐电车去熊本或长崎。其中由于非常喜欢长崎的市内有轨电车,去的次数更加频繁。还因为这个,被人谣传说在长崎养有女人。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是电车,这件事因此成了市政府内的一个笑话。

大久保课长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历史。对长崎的龟山社中遗址、出岛遗址,以及格洛弗邸遗址等都很感兴趣,经常去这几个地方。最近他还在创作一本小说,名为《我说幕末史》,准备什么时候自费出版。他梦想退休之后当一名历史学家。像西乡那样,离开嘈杂的城市去山里隐居,过晴耕雨读的日子。还曾开玩笑说想买一辆废弃的电车放在院子里,碰上下雨天,就在车里睡觉。

留井听了这些,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受启发,称赞那真是不错的想法,令人钦佩。事实上,留井自己也曾有过同样的想法。而且,恍惚记得之前还曾听谁说起过相同的梦想。留井低下头,仔细回想,是什么时候、从谁那里听到的呢?总感觉一切似曾相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说起留井与之类似的想法,也是颇有情趣的,只不过因为工作太忙没能顾得上。留井并不想在自家院子里放一辆报废电车,下雨天睡在里面。而是憧憬退休之后在竹林边的空地上建一幢房子,远离都市的喧嚣、工作的压力和复杂的人际关系,过一种类似世外桃源的生活。鹿儿岛上还有很多做如此美梦的人。

会这么想,可能是受了日本明治维新的影响。所谓革命,其实就是政治游戏。今朝革命,次日便是混乱的政治,腐蚀年轻人的生活和理想。

其中因为倦怠于处理人际关系、对现实生活失望而选择回乡种田这种生活方式的人,不只西乡,全国到处都有。

不过,这毕竟是老了以后才会去做的事,处于人生鼎盛时期的人还是会更多地去关注工作和生活吧。

调查至此,不管怎么样,总算是看到了事情的大致轮廓。福士了解到大久保课长喜欢电车,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来电车形状的点心,带去拜访课长家,并以“水坝事件已过去一段时间,化干戈为玉帛”的借口消除大久保的戒心。

太好了,案件的基本框架已经明晰,几乎可以想象结局会如何了,留井暗自思索着。剩下的调查方向也颇为明朗。这么新奇的点心,制作并销售的店铺应该没有几家,查出店铺地址,去向那里的店员打听。只要有人还记得有长得像福士的人来买过点心,就可以拿到逮捕令了。逮捕福士,将其交给检查机构,之后就是法院的事情了。

福士的相貌比较特殊,点心店里的店员肯定还记得。即使不是福士本人购买,而是他的朋友,或组织里的弟兄代为购买,也同样可以拿到逮捕令。

事实上,福士很有可能也是这么安排的,事后还千方百计地隐瞒曾给大久保带去点心的事实。如果没有电车形状的点心,大久保可能就不会见他。但电车形状的点心很特殊,很容易追查到购买的商店,因此有必要将带去的点心全部带走。即使在死者胃里发现红豆沙制作的点心残渣,也不可能知道是电车形状的。但这家伙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块点心掉到了大久保裤脚的折边里。就是这一块点心,成了将他绳之于法的有利证据。

留井给点心拍了几张照片,命令部下多冲洗几张,明天一早就开始寻找点心店铺。

首先是“地藏屋”,以这个店名为起点开始调查。

然而,调查的结果并不乐观。鹿儿岛共有四家叫“地藏屋”的店铺,一家是卖咖喱的快餐店,两家是荞麦面馆,一家是酒吧。没有卖点心的,更没有卖电车形状点心的。留井没想到,本以为胜券在握的调查却是这样的结果,刚开始就遭遇了挫折。

不是“地藏屋”吗?留井拿着冲洗好的照片,亲自冲进商店街,不管是不是叫“地藏屋”,只要是销售糕点的店铺,留井打算一家一家地询问。

留井将市内的糕点店全部盘查了一遍。他没有选择电话询问,在电话里详细说明点心的形状、大小太麻烦,不直观,而且不能保证每个店员都记得店里所卖糕点的品种。或许有新进的货,或以前卖过、最近已经不卖了的品种,针对这样的情况,直接看照片或许更能唤起店员的记忆。

可是,却还是没有一丝线索。留井动员警局的全体成员,花了整整两天时间。首先是点心店,没有可喜的收获。后来蛋糕店、干果店也走访了一遍,最后连超市都问过了。有几个负责任的警员甚至跑到鹿儿岛郊外的一元店询问,但就是没找到售卖电车形状点心的店铺。

为了不打消警员的积极性,留井嘴上没说什么泄气话,心里却有些失望。本以为马上就可以调查出结果,没想到会这样。

怎么会没有卖这种形状的点心的店铺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留井一头雾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岛田庄司作品《光之鹤》免费阅读。

相关阅读

名利场

威廉·梅克比斯·萨克雷

写实派玛丽苏

吕天逸

送君入罗帷

龚心文

古都

川端康成